• 大美库车,想说爱你不容易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?在不任何心里预备的情形下,你像一个不请自来,就那样不管不顾的鲁莽了我信马游缰的心,,一个梦因你而生,一份期待,由你而日渐丰盈。

    ?

    ?? 喜爱像萤虫似的发着微亮而能陈说心事的箫声,喜爱红色花架上像是逸乐也像是殒命的嫣红的茑萝,在你面前淡淡而过又低咽着感悟;喜爱在海边凉的像井水里的夜,通明而如金属片般有声。。。喜爱宁静,喜爱自然,喜爱随便里的那份缘,所以此生去的地不少,但都如适意里不让心颤的一笔,不魂牵梦绕的一处,直到遇见你,库车,未见就让我心不禁己。

    ?

    ?都说不到新疆不知西域的真正的风景吧,新疆一个不久前还很让我糊涂的处所,如蝇头小楷般规整着,虽是经过腕底而书,但不潇潇之音,不如行草那样对我有没法招架的诱惑。其实对一个处所钟情,对一首歌的眷恋,大都是心里有了一份挂念吧,挂念里有一份爱护保重和向往,爱由念起,心由境生。

    ?

    不知为何,你老是让我想起千年岁,就如你的言语也要写在桦树皮上撒播着一般;你对爱的见证,也是斑斓的公主为亲爱的人哀痛而流的千泪泉;胡杨树以生命最鲜活的姿态活着,而你的千佛窟外,千年里都在回响的羌笛里,楼兰古国也已不只仅是一座沙埋古城;汗青在你的怀里跌荡崎岖,丝绸之路上你又是一颗灿烂的明珠,全球的清寂里,你有的却是回裾转袖若飞雪的天宫里的歌舞,年代无端为客老,书香有梦少人知。。。

    ?

    若干人在我以前已经从你身旁打马而过,你用你大爱不言的胸怀接收着,但当我看到有人问:为何西域在中国,而写西域汗青小说的人却在日本,井上靖在写,平山在画,喜多郎在作曲,咱们在哪?这一问问的我张口结舌,这一问问的我心口都疼,而你能否也在悄然默默的等候着,等候着大唐的太阳复出东山再也不沉沦?

    ?

    若干人也会在我之后路过你哀而不伤里的年代,但又会有几人能生如高天,活似流水,我不知浮生如茶的此生,你是否是我最斑斓的相遇,但没见你,你已经让我梦寐以求,不说你瓜果的沁人肺腑,不说你小吃的饭粒裹香,当全都城在为颠仆的白叟该不应扶起伤脑筋的时候,你却在用行动证实着那份不沾俗世的良善,雨滴做画,笔端便染烟云;雪夜吟诗,纸上如酒冰霰,闲云闭户里,就那样淡泊

    添油加醋着让花瓣沾衣,让好心相随。

    ?

    其实“爱”就一个字,可大美库车,由于你我有着一个美妙的向往,由于你我有了一个要圆的梦,花未开月未圆是人生最美妙的期盼。库车,近水遥山的等候里,为你这份暖和里的迷惑,此生我会赴这场最斑斓的意外相遇。。。

    上一篇:省纪委驻教育厅纪检组副组长曾保平一行来我校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